首頁
1
目錄導覽
2
李博士之中草藥研究
3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中醫藥療法 4
理和養生保健網之多國專利商品:趴桌睡框架、趴睡養生保健枕、醫用防疫口罩、中藥溫熱包、中藥防蚊液等國際專利產品,係李春興醫學博士在台灣研發、製造、銷售。(感謝TVBS、華視、中視、台視、公視、三立、大愛電視、人間衛視、聯合報、中國時報、自由時報等各大媒體報導。)

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中醫藥治療方法

“清肺排毒湯”:古方新用、融會貫通

人民日報刊文點贊王君平 中國中醫藥報官方號 312

在日前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中,清肺排毒湯列入中醫臨床治療期首選。該方將四個方劑21味藥組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新的方劑。這個方劑不以藥為單位,而以方劑為單位,方與方協同配合。結合前期臨床觀察結果,國家衛生健康委等部門推薦治療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湯。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日前公佈,清肺排毒湯列入中醫臨床治療期首選,適用于輕型、普通型、重型患者,在危重型患者救治中可結合患者情況合理使用。清肺排毒湯在抗疫戰場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20日,中國中醫科學院特聘研究員葛又文依據前期有關資料,綜合分析本次疫情特點,統籌考慮漢代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經典醫籍裡的處方,最終決定將 這個方劑不以藥為單位,而以方劑為單位,方與方協同配合,使其在同等藥量的情況下產生幾倍量的效果,寒濕熱毒排出的速度就更快。

  當天下午,在中國中醫科學院會議室,中國中醫科學院前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館館員王永炎指出:傳染病一直是以溫病為主,而新冠肺炎是“寒濕疫”,是對中醫藥的大考。在武漢抗疫一線,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仝小林通過接診患者,同樣認為新冠肺炎為“寒濕疫”。國醫大師、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主任醫師薛伯壽一直關注新冠肺炎的防控和救治,再次建議將“濕疫”改為“寒濕疫”。葛又文的處方與多位專家對疫病的判斷和思路不謀而合。科技攻關組和專家判定:此方可用。山西等4省率先開展臨床觀察

  12713時,以臨床“急用、實用、效用”為導向,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劑臨床篩選研究緊急啟動,在山西、河北、黑龍江進行臨床療效觀察,一個療程3天。隨後增加了陝西省。

  “中醫藥治療流感等疫病,如果病因病機分析透徹,遣方用藥合理嚴謹,1天見效,3天扭轉病情,一周左右基本痊癒。”葛又文說,否則就說明方不對症。只要臨床症狀得到控制和改善,患者就沒有生命危險了;只要寒濕疫毒順利排出,核酸轉陰是必然的,這樣病亡率就會大大下降。

  臨床專案啟動了,方劑還沒公佈名稱。山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院長李廷荃發來資訊,建議方劑命名為“清肺解毒方”。項目組回復說,實際相差不多,此方名為清肺排毒湯。

  名稱上的差別,卻蘊含著葛又文對病機的把握。在處方中細辛的用量是6克,超出藥典的標準。在葛又文看來,想要破除濕毒鬱肺,就要溫肺化飲。應對疫情,3克達不到效果,前三服建議用到6克,這是醫生在臨床中常用劑量,也得到專家的認可。

  12918時,好消息傳來,清肺排毒湯在重症患者身上起效。127日,河北省中醫院呼吸一科主任耿立梅診治一位確診高燒重症患者,發燒到39.5攝氏度。28日晚加服清肺排毒湯治療,服用1服藥後,29日下午體溫、白細胞恢復正常。隨著時間的推移,患者和臨床醫生都觀察到療效,使用的人迅速多了起來。

  山西省副省長吳偉親自指揮,省衛生健康委副主任馮立忠親自督導,將清肺排毒湯統一煎好藥,專門派車送到地市的各個定點醫院,確保原方使用。山西納入觀察的133個確診患者,102人使用,目前確診患者零病亡。

  截至24日,該方在4個省36個城市37所醫院的214名確診患者使用,通過綜合觀察,治療新冠肺炎總有效率在90%以上。儘管本次臨床有效性觀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科研專案,只為迅速救治確診患者,但臨床驗證結果與先期處方設計預判完全一致。更為難得的是,一半以上的患者服用一劑藥症狀就得到改善。清肺排毒湯用於多例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的搶救,展示出良好的療效。

國家衛健委推薦抗疫使用

  26日晚650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攻關組公佈清肺排毒湯前期臨床觀察結果,並同時向全社會公佈了處方和用法。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辦公室聯合發文,推薦治療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湯。

  薛伯壽看來,大疫之時,病患眾多,篩選中藥有效經方非常必要,及時選用針對疫病的有效特效通用方,就能使更多患者第一時間用上中藥早預防早治療,從而大大提高治癒率、降低病亡率。

  疫情就是命令,時間不等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寒濕毒會走得更深,病情會發展得更快,濕毒鬱而化熱,情況會更複雜。因此,專家建議迅速在全國推薦使用清肺排毒湯治療疑似和確診患者。

  在湖北、武漢主戰場,清肺排毒湯得到推廣使用。截至39日,九州通公司為武漢配送清肺排毒湯380512袋。湖北省外5家企業為武漢免費供應了清肺排毒湯複方顆粒劑共10萬劑,湖北省要求加緊製備清肺排毒湯複方顆粒劑供全省使用。四川、寧夏、廣西等省區已經將清肺排毒湯批准為院內製劑並在全省全區使用。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堅持中西醫結合,中西藥並用,我們一定能夠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在抗疫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

https://mp.weixin.qq.com/s/uWDCqUaZDFM2spI4At3LIg

1.贊!中國中醫科學院前院長,中醫泰斗王永炎:本次疫病,中醫藥通過了抗疫百年大考!

新冠肺炎疫情屬於寒濕疫。近三百年來,從疫毒的寒、熱、濕、燥的屬性來看,以濕寒為重所發生的寒疫已經極其少見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館館員王永炎認為,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於中醫是一個新挑戰,“中醫藥及時介入本次疫病防治是國之幸事。”也是一個新機遇,從歷史上看,在我國重大疫病防治中,中醫藥積累了豐富經驗,形成了獨特的理論和有效方法,是我國防治傳染性疾病的重要醫療衛生資源。

2.中國中醫科學院前院長,張伯禮院士曝光中西醫治療新冠效果對比!看後終於明白全國省委書記為何密集力挺中醫藥!壬岷 人民健康論壇 228日 三甲傳真 311

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院士一開始就提出,中醫採取單獨承包病區的方式救治武漢患者。這一看似十分普通平常的主張,實則是大智大慧之舉,是最現實、最長遠的考量。我明白這一點,是最近幾天的事,分享給關心中醫藥的你。

國內最具影響力的《人民日報》、《新華社》、《光明日報》、《中央電視臺》等主流媒體,也包括湖北本地的《湖北日報》、《長江日報》等,近期的確做了大量報導。

外省介入率87%,那都是有具體人數的。

支援湖北的醫療隊,中醫只占12%嗎?

援湖北的中醫醫護人員總數4900餘人,只占全部援鄂醫療隊4萬人的12%。全國執業醫師360萬人,中醫執業醫師50萬左右,只占14%。派到湖北的中醫師比例,與全國中醫師比例接近。 

江夏方艙醫院是武漢唯一一個中醫全面接管的方艙醫院,張伯禮院士領銜。醫院病床400張,安排的醫護人員就得200來人。也就是說,差不多一張病床需要2名醫護人員。儘管不需要依賴高科技設備、望聞問切就能開藥,要讓病人得到精心護理,這個配比是必須的。

截止222日,武漢方艙醫院收治病人10610人,中醫方艙醫院收治的是400人,占比3.7%,這就是現實。不到15%的中醫醫護人員,如何承擔的了6.6萬湖北患者的救治?

(1)方便現在對比

同樣是重症危重症患者,中國中醫科學院、廣東中醫隊的治癒率,是同濟、協和的3倍以上;江夏方艙醫院400名輕症患者,無一人轉化為重症,而其他方艙轉化率是7%。分開治,效果誰好誰壞一目了然,不會搶功勞、不會扯皮算不清。摻和在人家裡頭,出問題算你的,有功勞算人家的,說你還不許還嘴。

(2)方便以後對比

非典的賬是算清楚了的,新冠肺炎的也早晚得算清楚。某團隊發明的激素療法,38人死了8個,還有一堆後遺症;鄧鐵濤團隊中醫治療,70個人一個沒死,0後遺症。大陸用中醫,非典死亡率6%,中國臺灣、香港不用中醫,死亡率分別是27%17%……別看風頭出盡、死不認帳,自媒體不是啞巴,老百姓不是瞎子,一切都逃不出人民的法眼。分開治,死亡率、輕症轉化率、後遺症、住院時間、費用多少,清清楚楚,1萬年也不會變,神仙也改動不了,最有說服力。現在和人家扯,扯得過嗎?中醫採取單獨承包病區的方式救治武漢患者,既是張院士的主張,也恐怕得到了多數一線中醫專家、醫護人員的贊同。張院士為代表的中醫人,都是有博大胸懷的,一直誠心誠意促進中西醫的結合。事實上,中西醫若能真正聯合起來,治療效果1+1大於2,是武漢之幸。只是,你去跟人家結合,人家未必看得上你。姑娘嫁女婿,不得是你情我願才行麼?不能兼濟天下,那就獨善其身,這是大智大慧。

https://mp.weixin.qq.com/s/qijaMXqoc8GC9bu6JOakWQ

310日武漢地區16家方艙醫院全部休艙。311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在接收經濟參考報採訪時,曝光了這樣一組資料:資料對比:江夏方艙醫院(武漢唯一由中醫接管的方艙醫院)收治的567例新冠肺炎患者以宣肺敗毒湯和清肺排毒湯為主,配合顆粒劑隨症加減,有的輔乙太極、八段錦和穴位貼敷等,截至目前沒有一例患者轉為重症,沒有一例患者出艙後複陽。而礄口方艙醫院收治的330例患者,幾乎未予以中藥治療,後有32例患者轉成重症。(說明:三甲算了一下,中醫的重症轉化率為0,西醫的重症轉化率近10%)資料對比:截至330時,在全國的確診病例中,中醫藥治療病例達到92.58%。其中,湖北省和武漢市的參與比例分別為91.86%、89.40%。武漢市隔離點當日服用中藥患者的比例為96%。所有方艙醫院累計服用中藥人數超過90%。資料對比: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首批52例患者(普通型40例,重症10例,危重症2例),分為中西醫結合治療組34例,單純西藥治療組18例。資料分析顯示:中西醫結合組與西藥組相比,臨床症狀消失時間減少了2天,體溫複常時間縮短了1.74天,平均住院天數減少了2.21天。中西醫結合組2例患者從普通型轉為重症,單純西藥組6例轉為重症。臨床治癒率中西醫結合組,較西藥組高30%。看了張伯禮院士曝光的這組資料後,越來越明白最近為什麼全國的省委書記密集力挺中醫藥抗疫?這在歷史上可能是絕無僅有的。為什麼要力挺,根本原因就是中醫藥在戰疫中所發揮的無可替代作用和獨特優勢,隨便打開網路搜索相關資訊,這種密集力挺用鋪天蓋地來形容也是不為過的。這次戰疫,三甲發現有一個鮮明的特點,只要是重視中醫藥抗疫的省市,抗疫成績都走在了全國的前列。比如山西,早在211日就傳來好消息,中醫藥救治新冠肺炎有效率達90%,實現零死亡、零新增。

相反,不重視中醫藥、中醫藥普及率低的省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湖北和武漢的局勢之所以不斷好轉,新冠肺炎的重症轉化率和病亡率大幅降低,跟中醫藥的進一步介入和普及是分不開的,中醫藥的介入和普及起到了力挽狂瀾的作用。而在這之前,情況並非如此。

217日中國科學報發佈文章,張伯禮院士在接收該報採訪時透露,在這之前武漢的新冠肺炎患者中醫藥參與率只有約30%,遠低於全國85%的水準。

中醫藥早期在武漢的邊緣化和無視,使中醫藥的預防和治療優勢未得到充分發揮,非常讓人痛心。三甲曾在多篇文章中質疑,如果湖北和武漢早期重視了中醫藥的運用,還會出現今天的慘痛局面嗎?
正是基於這樣的疑問和認知,從24日開始,三甲幾乎每天一篇文章力挺中醫藥,因為在這場人民戰爭中,主戰場在湖北和武漢,武漢勝則全國勝。

中醫沒有贏過一場網路暴力,但卻沒有輸過一場民族大義。在力挺中醫藥中,三甲傷痕累累,很多文章都被打上了“違規”的標籤最終刪除了。最典型的就是211日發佈了河南省通許縣人民醫院使用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後,確診和疑似病人全部康復、醫院千名職工零感染的做法。但文章發佈不到3個小時就被處理違規刪除。一家以西醫為主的縣級醫院能夠採用中醫療法抗疫並取得如此戰績的文章到底礙了誰的眼,擋了誰的利益,竟被處理違規?所幸的是,這篇文章在幾個小時後又被恢復,而更可喜的是35日通許縣人民醫院用中醫藥抗疫的做法被央視四套中文國際頻道在《中華醫藥、抗擊疫情》中播出。

中醫藥的背後是中華文化。誰在抹黑中醫藥?誰在抵制打擊中醫藥?誰對中醫中藥在抗疫中的耀眼戰績視而不見?誰對中醫中藥走向世界設置障礙?誰對中華文化的崛起和復興百般阻擾?三甲在前幾天的文章中曾說過這樣一句關於中醫黑的話:利益這個東西,一旦形成集團和圈子,是到亡國滅種那一刻都不會妥協的。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利益集團和圈子在人民的利益面前又算得了什麼呢?由於中醫藥在治療新冠肺炎中的獨特優勢和作用,中西醫結合共抗疫毒被國家定為硬要求。

但遺憾的是,儘管是硬要求,但依舊有不少西醫堅持不信不用,這一點在三甲平時的後臺留言中是能夠看出來的。這樣的偏見和無視何時才能夠結束呢?難道非要用一次次血的教訓、甚至是醫生自己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醒悟嗎?

中醫藥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庫,更是打開中華文明的鑰匙。屠呦呦在獲得諾貝爾獎時說:“青蒿素是中國傳統醫藥獻給人類的一份禮物”。恕三甲直言,中國的西醫學老跟在西方國家屁股後面轉、連指南都要照搬照抄是沒有出路的,中國的醫學發展想要引領世界,必須在中西醫結合的路子上探索創新。

觀念和偏見的轉變,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基於此,三甲也非常同意中國科學院院士仝小林在接受新華每日電訊採訪時說的一段話:建議將中醫藥作為傳統文化的一個視窗,從娃娃就開始抓起,普及中醫知識和中醫思維。另外,建議在醫學院本科階段就規定中醫為必修課,而不是選修課,從學醫之始就打好中西醫結合的基礎。

https://mp.weixin.qq.com/s/9HOJaFsBcefdMICH5neDgg

3.中國中醫科學院院士仝小林大疫是大考,中醫在未來醫學體系中的位置需重新衡量醫館界 39日和鐘老齊名,僅一張中藥方力挽危機,讓97%重症緩輕!可誰知道這位抗疫英雄?!

鳳凰TCM傳媒 鳳凰中醫 

在我們國家的中科院裡,目前有155位院士,而這155位院士中,有154位都是西醫,只有一位是中醫!

在以西醫為絕對核心的中國中科院,此人卻以中醫身份,當選為中科院院士,而且在這次國家派去武漢的頂級醫學專家團隊裡就有他。

遺憾的是,很少有人聽過他的名字。

這位和鐘南山齊名的中國頂級醫學家,極少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但他卻是最不為人所知的抗疫英雄!

他就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 (tóng)小林。武漢最危急的時候他一頭紮進臨床一線早在124號除夕夜,武漢最危急的時候,64歲的仝小林院士,就帶領專家組一頭紮進了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臨床一線,至今已40餘天。仝小林一到武漢,就直奔病房、急診留觀、發熱門診看病人。他首先要判斷這個新發的病到底是什麼病。

他看到的初發病人,舌質淡,舌苔白厚腐膩,困乏無力,發熱但熱度不高或不發熱,咳嗽胸緊,沒有食欲,噁心甚或嘔吐,腹瀉,這是典型的寒濕鬱肺和寒濕困脾的表現。

“通過對病人的觀察,結合環境因素,我們基本考慮這個病的病名叫寒濕
    疫”!

中醫診療方案牽頭人、武漢抗疫方擬方人

面對疫情,仝小林迅速定下中醫治療新冠肺炎的原則:宣肺化濕。即針對寒濕鬱肺、阻肺,要宣肺解表,散寒透邪;針對寒濕困脾,要避穢化濕,健脾化痰;同時,針對疫毒損傷肺絡,痰瘀阻絡,要解毒通絡。儘管由於地域、體質、基礎病、藥物干擾(西藥、中藥)等,在疾病發展過程中會出現很多變證、壞證,可以化燥、化熱、傷陰等等,但這個病是個陰病,以傷陽為主線。

“宣肺化濕是個大的原則,在後來指導全國的中醫治療方案裡都是以這個思想為主線”

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已更新到第七版,仝小林是制定中醫治療方案部分的牽頭人。第一個被推薦使用的中藥通治方“武漢抗疫方(1號方)”仝小林是擬方人。

前兩天,一條微博沖上了熱搜:清肺排毒湯總有效率97%,無一例患者由輕轉重。

在日前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中,清肺排毒湯列入中醫臨床治療期首選。該方將四個方劑21味藥組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新的方劑。中藥複方“清肺排毒湯”作為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專門設計的方子,適用發熱、疑似病例,輕型、普通型、重型新冠肺炎患者救治,應用比較廣泛。原則是“宣肺、化濕”。“總的來看,方子在應急狀態下,按照通治方去治療,取得了比較好的療效。”仝小林介紹,目前服用“清肺排毒湯”的患者症狀緩解都比較明顯。仝小林介紹,他參加了3次抗疫工作。上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中國發生流行性出血熱,當時,仝小林正在讀首批國醫大師周仲瑛的博士。“該疫情持續十多年,我參與了3年。”仝小林介紹,當時患病人數多,死亡率也比較高。後來在周仲瑛教授團隊的努力下,死亡率下降,中醫效果非常明顯。“我當時是博士生,在蘇北醫院治療這些病人,很多危重症,中醫很有效果,把他們搶救回來。”另一次,是SARS爆發。“當時我在中日友好醫院,是中醫、中西醫結合醫療組組長,除了中西醫結合治療200多例外,我們用純中醫治療了11例,效果很好,發熱咳喘等症狀明顯得到改善,病人的病程也縮短了不少”。第三次,就是新冠肺炎疫情。他以院士的身份出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療救治組共同組長。幾千年的中醫治療這個新病到底行不行?有沒有效果?即使是院士,仝小林也是肩負著巨大的壓力。“我的信念來自于對中醫療效的確信,自古以來,中醫在數百次的疫情中,都是中流砥柱,對中華民族的繁衍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https://mp.weixin.qq.com/s/DeqMVIKmj2d0-VA3A3kfrQ

從大年三十“挺進”武漢那天算起,64歲的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中科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仝小林,已經在疫情防控第一線工作40多天了。

從牽頭制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中的中醫治療方案,到擬定針對發熱、疑似、輕型、普通型患者的通用方即中藥協定方“武漢抗疫方(1號方)”在社區、方艙醫院廣為發放,從參與多家醫院重症患者的會診和討論,到幫助多家醫院開展中西醫結合治療,在“前線”的日日夜夜,仝小林格外忙碌,越來越多的人認同“新冠肺炎”當屬“寒濕疫”

《黃帝內經》曰“察色按脈,先別陰陽”,新冠肺炎當屬“寒濕疫”,是感受嗜寒濕之疫毒而發病。明代吳又可在《溫疫論》中創立“戾氣”病因學說,這次戾氣嗜寒濕,在武漢寒濕環境下容易集中暴發,但是遇到不同體質可有不同的轉歸。治療“寒濕疫”就得宣肺化濕,這是一個大原則。在武漢廣泛使用的三個通治方:我們擬定的武漢抗疫方(1號方),國家衛健委、中醫藥管理局聯合推薦的清肺排毒湯(2號方)以及化濕敗毒方(3號方)大的治療原則都是一樣的。

至少在武漢地區,這三個方子實現社區全覆蓋,包括部分定點醫院、方艙醫院及隔離點,同時覆蓋孝感、鄂州、黃岡等地,病人總數估計占全國病人的一半。回過頭看過去40多天,這次疫情的方向定準了,方法比較得力,也就是大範圍以通治方給藥,形成新發突發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社區中醫藥防控的“武昌模式”,帶動武漢乃至湖北的防治。對重症、危重症患者的個體化辨證治療,中西醫結合效果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中的中醫治療方案出了七版,中醫治療方案出了四版。隨著認識和實踐的不斷深化,不斷進行調整和優化。

仝小林: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最主要就是中西醫結合未來的發展模式。面對這次這麼大的疫情,我重點去了幾家醫院,這幾家醫院的治療各有特色:
一是湖北省中醫院,一直和我一起在做社區防控工作。這是一家以中醫為主的大醫院,也是當地最有影響的中醫院之一,從一開始中醫藥就介入治療,而且全體一線醫護人員都服中藥,他們的中醫意識很強。
二是武漢市第一醫院,即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這家醫院有2500多張床位。收治新冠肺炎的18個病區,每個病區都是統一管理,都要上中藥,中西醫結合非常到位,個體化辨證治療,尤其對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治療,中西醫結合得非常好。
三是武漢市第三醫院。這是一家綜合性西醫院,不過有強大的中醫科,在這次疫情中中醫早期全面介入,覆蓋各個病區,收到良好效果。
武漢這幾家醫院在這次疫情應對中都做得不錯。我還火線收了幾個徒弟,都是在此次抗疫中表現突出的優秀中醫人才。
等疫情結束後,湖北省中醫院、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希望我在他們的醫院建立中醫傳承工作室,幫助培養高層次中醫人才,研究中西醫結合的不同發展模式。 

阻斷疫情,一定要從社區開始就是社區中醫藥防治的武昌模式。社區是防控的橋頭堡,通過這次在武昌區的實踐,中醫治未病,即未病先防、已病防變和瘥後防複的觀念得到充分體現,同時也為新發突發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醫療處置提供全新解題思路
2
2日,武漢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醫療救治組發出通知,對在院確診和疑似病人的輕中症患者治療推薦使用由我和湖北省、武漢市專家組討論後擬定的中藥協定方即
1號方:
生麻黃6g,生石膏15g,杏仁9g,羌活15g,葶藶子15g,貫眾9g、地龍15g、徐長卿15g,藿香15g,佩蘭9g,蒼朮15g,雲苓45g,生白朮30g,焦三仙各9g,厚樸15g,焦檳榔9g,煨草果9g,生薑15g
根據不同症狀,增加4個配方進行增減。這個通治方主要是宣肺透邪、解毒通絡、避穢化濁、健脾除濕。
23日起在社區大規模發藥至今,1號方合計發藥70.2萬餘副,其中代煎湯劑30多萬袋,顆粒劑約80萬袋,按14天服藥療程計算,覆蓋人群5萬餘人。截至31日,累計掃碼患者數量11404人,並通過6萬多日記卡反映他們服藥後的情況。由於是在社區、方艙醫院發放通治方的藥,情況往往比較複雜。現在已有進一步分析的基本條件,一是武昌區提供7000多人的確診和疑似患者名單,我們將進行隨訪,對人群進行客觀劃分,當作佇列來研究。這是一個系統工程,工作量非常大;二是我們幾位教授準備從症狀、結局等角度,對1萬多掃碼患者的治療情況進行描述。“武昌模式”非常值得總結,簡單說就是“中醫通治方+政府搭台+互聯網”。通過病人在App掃碼的方式,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劉保延打通前線和後方,“後方”由18個省區市招募的200多位有資質的志願中醫為病人服務,指導用藥,這種溝通使患者情緒得到很好的調整。

面對任何一個新發突發傳染病,首先要控制源頭,而源頭一定要從社區開始。新發突發傳染病的救治,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有效藥物,一下子就能做出疫苗,在此期間中醫可第一時間介入,通過望聞問切迅速摸清疾病的共性規律,找到核心病機,定出共性方子即通治方,第一時間就可在社區內用藥,也可預防,意義重大,將來可在新發突發傳染病防治中進一步發揮作用。

服用中藥通治方,高危人群可預防傳染病,輕症不至於變成重症,重症不至於死亡,對傳染病的治療留出大的緩衝地帶,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控作用。

  中醫藥治療優勢在“兩頭”,減少重症、危重症和死亡,這次疫情應對中醫介入比“非典”早,但還不夠早,只能說是第二時間介入,應該第一時間介入。當然,這次中西醫聯手非常好,分析原因首先是源自高層決策,能強力推動中醫藥進入治療程式。中醫藥治療的優勢在“兩頭”,一頭是社區早期防治,另一頭是恢復期治療,中間的治療過程講究中西醫配合。在社區防控上,中醫藥全覆蓋後,對減少重症、危重症和死亡起到很大作用。在恢復期治療上,已建議幾家中醫院建立康復門診,湖北省中醫院229日設立新冠肺炎患者康復門診,把中醫大夫、放射科大夫、心理科大夫、營養師等都綜合在一起,組成專科門診,這是全國第一家新冠肺炎患者專科康復門診。通過制定了一套以藥物療法、針灸、推拿、按摩,以及太極拳、八段錦多種治療方法,使中醫在新冠肺炎患者恢復期治療中發揮優勢。與其說中醫,不如說通過這次戰彰顯中醫藥的特色和優勢,我們應該進一步樹立文化自信,而中醫自信是文化自信的一部分。希望通過這次戰,今後中西醫之間更加瞭解,深度融合,走出中國自己的醫學發展之路,建立中國獨特的醫學發展體系。 院士就是戰士,沒有望聞問切,就是對空放炮、紙上談兵 記者:這次疫情防控有一個現象,就是不少兩院院士衝鋒在前,作為院士有必要冒那麼大風險沖在最前線嗎?院士一般都是領軍人物、帶頭人,發生重大疫情時,要對疫情進行準確判斷、確定治療方案,要為國家研判提供意見和建議。院士肯定要衝在前面,而且要第一時間到位。從這個意義來說,院士就是戰士。中醫更需要衝在一線,因為必須到現場看病人,把握疫情發生現場的環境。無論你是教授還是院士,都要到一線去。沒有望聞問切,不是第一手資料,就是對空放炮、紙上談兵。
當然,像王永炎院士,國醫大師薛伯壽、晁恩祥、周仲瑛、劉志明、路志正、熊繼柏等老一輩中醫權威由於年齡大,不能到一線、不能摸脈,但可以通過遠端醫療瞭解情況,他們在這次疫情防控中都提供了很多寶貴建議,發揮了巨大作用。國醫大師劉志明已95歲高齡,還通過遠端醫療對家鄉湖南的患者進行會診,無私奉獻經驗。他們都心系祖國、心系中醫,都很了不起。當前疫情從整體上看,打贏武漢保衛戰的任務還很艱巨,仍處於最吃勁的階段,決不可盲目樂觀、麻痹大意,不敢有絲毫放鬆。因為畢竟還有一些新確診病例,重症、危重症患者還有很多,復工複產也存在風險。另外,國外的疫情才剛剛開始,在往上升、在蔓延,海外輸入性風險很大。武漢乃至湖北在後期防控中做出了應收盡收、建立方艙醫院等決策,加上中醫藥全面覆蓋,中西醫聯合會診、聯合查房,整體措施很給力。海外疫情起來了,我們34日和伊朗、義大利有關方面開了視訊會議,瞭解他們的疫情防治情況,向他們介紹中醫診治經驗。從另一個角度說,現在是讓世界認識中醫藥、受惠中醫藥的大好時機。中醫藥可以為國際抗擊疫情提供寶貴經驗,建議在國外大力提倡中醫早期介入。當然,國際上對中醫藥的質疑聲不少,很多人認為是安慰劑。
在這次新冠肺炎防控中,中藥對控制疫情發揮了重要作用,吃了中藥,患者轉重、轉危明顯減少,療效顯著,但要讓國際上接受,還要有進一步的科學證據、療效證據,還要做大量工作。累是肯定很累。要跑各個醫院、社區、隔離點、方艙,甚至還到過武漢周邊的其他城市,還要組織專家開討論會,晚上經常跟後方團隊進行電話連線。到夜深人靜時,還要獨立思考治療難點。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研究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問題,有時就在各醫院的微信群或者通過電話會議方式討論一些病例。包括一些西醫院的危重症病房,也向我們諮詢救治方法。 06大疫是大考,也讓我們重新衡量中醫在未來醫學體系中的位置這場戰爭贏得勝利,是毫無疑問的!我們有這麼強大的黨和政府,有這麼強大的醫療團隊!醫護人員非常了不起,有的醫院院長和醫護人員本來都已休假,前方吃緊,就立刻回來了,情緒高漲飽滿,連續戰鬥兩個多月,這些人了不起!中醫講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健康是1,其他是零。全面小康,健康尤為重要。要全面小康,就要更加大力實施健康強國戰略。對於個體生命來說,首先要健身健體。
國家應在醫療健康領域投入更多力量,建立更好的防疫、醫療體系,尤其要加強防範新發突發傳染病體系,完善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健全國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這次大疫是一次大考,也讓我們重新衡量中醫在未來醫學體系中的位置。建議將中醫藥作為傳統文化的一個視窗,從娃娃就開始抓起,普及中醫知識和中醫思維。另外,建議在醫學院本科階段就規定中醫為必修課,而不是選修課,從學醫之始就打好中西醫結合的基礎。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李斌 、強曉玲,版權歸權利人所有。

https://mp.weixin.qq.com/s/Foa7xzxauBHU2-HH7aLOsA

 

 

4.首次公佈!國醫大師王琦院士開的預防藥方來了01-29長江日報官方帳號

最近處於疫情非常時期廣大市民除了少外出少聚集外還有什麼日常的預防手段
  麼?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醫大師王琦通過長江日報首次發佈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的肺炎

中醫預防方王琦,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醫大師。現任北京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第四屆中央保健委員會會診專家,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

王琦院士介紹,從中醫觀點來看,人體感染病毒,為疫毒趁機入侵而發病;而內在因素則是由於人體正氣不足,也就是中醫所說的邪之所湊,其氣必虛

對於宅在家裡的武漢市民,王琦提醒:調神攝生、首貴靜養,情緒平和減少恐慌和憂慮,飲食宜清淡,作息宜規律,適當進行體育鍛煉,都有助於提升人體免疫力。

外做好安全防護,內保護正氣。王琦針對本次肺炎疫情,調配以下內服、外用方,有芳香去濕、清熱解毒、辟穢驅邪的作用。

以下內服方可選其一,服用時間為1-2周即可,外用香囊可根據個人喜好佩戴。

內服方1

處方:蘆根 15g、銀花 10g、藿香 10g、紅景天 15g、貫眾 15g、虎杖 12g

功效:清熱解毒,芳香辟穢,利濕避瘟

用法:煎水內服,一日 2-3

王琦提醒:藿香芳香化濕辟穢,銀花、蘆根有抗上呼吸道及肺部感染的功用,在非典時期曾得到廣泛運用,虎扙、貫眾有抗病毒作用。

內服方2

處方:金銀花 10g、蘆根 15g、白茅根 15g、藿香 10g、白芷 6g、草果 6g

功效:清熱解毒,芳香化濕辟穢

用法:煎水服用,一日 2-3

王琦提醒:病毒喜濕,貫眾、虎杖可去濕,加強了抗病毒的作用,適合
  全身酸痛乏力者。

外用方

處方:藿香 20g、制蒼朮20g、菖蒲 15g、草果 10g、艾葉 10g、白芷 12g、蘇葉 15g、貫眾 20g

功效:芳香化濁辟穢

用法:煎水室內薰蒸或研末製成香囊佩戴。

王琦提醒:吸入芳香之氣有去濕化濁,鎮靜安神之功效。

長江融媒出品 記者:羅蘭 通訊員:白明華 製作:張穎惠 校對:何紅四

https://reurl.cc/20omqE

5.中醫崛起 美義爭購中藥抗疫   2020/03/14  旺報 廖慧娟

ff7c6e8a3f5857738259511d7f093bf4.png

 

大陸針對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採用中西醫結合的方式治療,也推出「肺炎1號方」等中藥治劑,參與治療逾9成確診病例。目前疫情全球擴散,義大利、美國等疫情嚴重國家的民眾信賴「中國方案」,對中藥的需求大為增加。以醫療系統瀕臨崩潰的義大利為例,疫情爆發至今,不少中藥店根據中國國內專家總結的配方調配方劑銷售,不僅是華人、華僑預防和治療新冠肺炎的主要選擇之一,也得到了當地民眾青睞,部分義大利中醫診所更是門庭若市,每天就診或尋求預防的義大利民眾絡繹不絕。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3版開始,大陸衛健委即將中醫治療方案納入,防控藥品參考清單中,包括板藍根、抗病毒服液等中藥出現的頻率也較高。中西醫結合 療效良好

3月初,大陸衛健委、中醫藥局印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通知,更強調有關醫療機構要在醫療救治工作中積極發揮中醫藥作用,加強中西醫結合,完善中西醫聯合會診制度,促進醫療救治取得良好的效果。

《環球時報》報導,浙江中醫藥大學副校長溫成平其曾在杭州西溪醫院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經驗,認為中醫可以協助2類義大利人,其一是無法進行病毒檢測,不能確診並得到有效治療的疑似患者,其次是輕症卻無法獲得住院治療的確診病例,中醫會根據患者症狀施治,即使不確診新冠肺炎也可進行治療。

世界戰疫 中醫藥馳援

為了讓各國華人、華僑和需要幫助的患者能選擇使用中醫藥,浙江中醫藥大學即與中醫藥企業「甘草醫生」、溫州高溫青年社區共同發起「中醫藥馳援海外世界戰疫」計畫,已籌集中藥顆粒劑5萬貼、中藥香囊2萬個、靈芝孢子粉480盒、中藥茶包4.5萬包,防風通聖丸、蓮花清瘟膠囊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中提到的中成藥3500盒,已經開始陸續運送到義大利。

美國紐約、舊金山的唐人街中草藥店家,治療流感症狀和增強免疫力的處方訂單翻倍,被大陸官方列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的金銀花、板藍根沖劑成為暢銷品;除了需求量增加外,大陸因為疫情減少空運航班,讓美國中藥材的進口量大減,致紐約、舊金山的中藥材的價格迅速上漲。

大陸部分醫藥企業已看到中藥在全球各國被搶購的現狀,正在探討出口相關防疫中藥品事宜,但在大陸疫情未結束之前,板藍根的內需仍供不應求,少量出口,主要是官方贈予友好國家,因此,故對於板藍根出口一事,業者仍努力與多方進行協調和溝通。

小靈通 板藍根又稱靛青根、大靛、板藍,為十字花科植物菘藍的根,主產於江蘇、安徽、河北、河南、浙江等地,藥用價值始載於《神農本草經》,得名於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味苦、性寒,據稱有清熱解毒、涼血的功能,又據稱可增強免疫功能。2003SARS期間被捧紅,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也是大陸官方公布的中藥處方成分。(廖慧娟)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200314000234-260301?chdtv

李春興博士于2014.11.17-18獲邀參加在北京APEC「中醫藥在防控空氣傳播傳染病之應用」學術大會,發表「中藥口罩在防控空氣傳播傳染病的應用」。

傳統中醫藥以香佩法防疫:

2000多年前的內經一書中已有論述,如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論大小病狀相似。漢代,名醫華佗用丁香、百部等藥物製成香囊,懸掛在居室內,用來預防肺部疾病。 南北朝,葛洪《肘後備急方》中所記載的香佩療法,源自中醫裡的“衣冠療法” 是中醫外治療法的一種,是利用穿著的衣帽、鞋襪或飾物將藥物佩帶在身上,佩帶之藥物香以芳香性藥物為主,香囊、香包佩掛在胸前、具有芳香辟穢、開竅醒神、祛邪解毒、清熱消腫、安神定志、醒脾開胃等功效8。淵源和發展歸納總結,證明香佩療法這種古老的療法,至今仍在臨床上被廣泛應用。

唐代醫家孫思邈的《千金要方》中有佩“繹囊”,“避疫氣,令人不染”的記載。王燾《外台秘要》,也專立香療1卷,輯有面膏、面脂、澡豆、手膏、熏衣濕香、 裛衣幹香等,內容十分豐富,彙集了唐以前歷代香療法有效方法和經驗9。 西元7世紀初諸病源候論,一書更以時行、戾氣、傷寒論述了三種不同類型的傳染 病,除了指出其相互傳染的共性外,並強調預服藥以防之。 明代(1408-1643)年間共暴發大瘟疫高達19次之多病死人數不計其數,明末醫家吳又可(1582-1652)正逢其時,專心致力於瘟疫研究
682d72d217fffe3528ff6536f89cb413.jpg 

 

 


aa89ed701e1248b722e1468f03d5b179.png

 

 d47325096b5ca89e8ce198a177a31526.png

 

 傳統中醫藥以香囊防疫,華佗用丁香、百部等藥物製成香囊,懸掛在居室內,用來預防肺部疾病。孫思邈《千金要方》中有佩 “繹囊”,“避疫氣,令人不染”的記載。依作者中藥炮製、芳香療法等專業知識研發:
9f0cddfe4d7cd203c01f0dacd49ef8c4.png

 二、中藥香包防疫法:

現代化中藥香包,該口罩專利開口層,可置放內含5種防疫芳香中藥之中藥香包,有平衡氣血、調和臟腑、祛病強身,有芳香辟穢之功,此乃芳香保健防疫法,防控病毒近身傳播二也。

三、中藥溫熱包溫熱療法:

該口罩專利開口層,置放可將溫度提高至40-450C之中藥溫熱包,除能讓病毒無法近身外,且提供使用者直接吸入溫熱空氣,提高肺部溫度,讓新冠病毒無法在肺部活躍,並能促進人體內呼吸道的黏膜之分泌,將病毒之痰液及時地以排痰方式清除出去,此乃溫熱療法,防控病毒傳播三也。

 

 660e20708c92295285a3aa54f5d8c3af.png